银河总站
当前页面:首页 >新闻中心新闻中心

古老的陶瓷不老的艺术(组图)

  瓷器,与“中国”在英文中同被称为“CHINA”,是中国文化的重要表征。湖南醴陵,因釉下彩瓷而闻名于世。从本期开始,本刊将用连续报道的形式,介绍醴陵知名企业红玉红瓷的彩瓷生产与艺术价值,希望以点窥面,为读者展现一个全新的艺术瓷世界。

  2012年6月28日,“湖南醴陵釉下五彩瓷珍品展”正式在故宫博物院的斋宫、诚肃殿展出,此次展览精心遴选了71件套(其中现代作品13件)代表醴陵各个时期所烧制瓷器不同风貌的醴陵陶瓷,展示中国瓷文化生生不息、历久弥新的生机与活力,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拥有悠久陶瓷烧造历史的湖南醴陵,其传统的、特有的醴陵釉下五彩瓷在中国乃至世界陶瓷发展史上有着独特的地位。作为醴陵唯一一家受邀参展的企业醴陵市红玉红瓷陶瓷研究中心展出了3件(1件釉下五彩瓷,2件珐琅彩)体现“传承古艺、开拓创新”精神、代表现代醴陵瓷器工艺水平的作品,获得了国内外人士的一致好评,为醴陵陶瓷艺术走向国际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青花瓷被誉为“瓷国明珠”,是以色料在胚胎上描绘纹样,施釉后经高温烧成。青花瓷经久耐用,瓷不碎,色不褪。

  珐琅彩瓷亦称瓷胎画珐琅,是唯一在紫禁城内烧制的瓷种,在历代瓷器中,珐琅彩瓷造价最贵,艺术水平最高,被誉为官窑中的“官窑”。

  粉彩享有“东方艺术珍宝”的美誉。粉彩亦称软彩,画工细腻工整,有国画风味,又有浮雕感,画面充满浓郁民族特色。

  颜色釉瓷被人们誉为“人造宝石”,蕴涵丰厚,光彩照人,在釉料理加某种氧化金属,经过烘烧以后,就会显现出某种固有的色泽,这就是颜色釉。

  中国宋代瓷器生产,以汝窑、官窑、哥窑、钧窑、定窑五个窑口产品最为有名,后人统称其为“宋代五大名窑”。

  汝窑其传世作品不足百件,因此非常珍贵,汝窑瓷器最为人们称道的是其釉色,后人评价“其色卵白,如堆脂。然汁中榨眼隐若蟹爪,底有芝麻细小挣针”。

  官窑主要烧制青瓷,其烧瓷原料的选用和釉色的调配也甚为讲究,官瓷胎体较厚,这是因胎、釉受热后澎湃系数不同产生的效果,也是北宋官窑的典型特征。

  哥窑均质地优良,做工精细,全为宫廷用瓷的式样,与民窑瓷器大相径庭。其主要特征是釉面有大大小小不规则的开裂纹片,俗称“开片”或“文武片”。

  钧窑的釉色为一绝,千变万化,因钧瓷釉层厚,在烧制过程中,釉料自然流淌以填补裂纹,出窑后形成有规则的流动线条,非常类似蚯蚓在泥土中爬行的痕迹,故称之为“蚯蚓走泥纹”。

  陶瓷,我们并不陌生。中国享有“瓷国”之盛誉。在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里,它是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标志之一。

  从红陶、灰陶、彩陶、黑陶、白陶到原始瓷、青瓷、黑瓷、白瓷以及五光十色的颜色釉瓷和色彩缤纷的釉下彩、釉上彩瓷器等,我国陶瓷10000多年绵延不断的发展历程,成为了世界工艺史上的一大奇迹,同时也记录、承载、见证了我们人类的成长与进步。

  醴陵,在我国浩瀚的陶瓷史中虽然没有景德镇那样的久远的历史,但也不缺乏可与之相媲美的魅力。同样悠久、厚重的陶瓷烧制历史,特别是醴陵釉下五彩瓷别有一番风味。

  岁月会蹉跎人的容颜,却抹不掉过去的时光,它总会留下自己的烙印,任人追寻。

  越来越多古遗址的发现,叙述了醴陵陶瓷历史的源远流长,也见证了醴陵陶瓷过去的辉煌。其中,釉下五彩瓷无疑是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

  釉下彩出现于唐代,湖南长沙窑有釉下褐彩、釉下绿彩等品种,宋代的釉下黑彩、元明以来的青花和釉里红都属于釉下彩,但这些品种都是单彩或双彩,在表现手法上有一定的局限性。清末民初,湖南瓷业学堂创制出五种高火性釉下颜料,并在传统青花装饰的基础上,生产出釉下五彩瓷。醴陵釉下五彩是对传统釉下彩技术突破性发展,其色泽极为丰富,而且每种颜色还因为制作工艺和原料的不同具有差异,经窑变后产生的色泽变化更为丰富。色彩缤纷、浓而不俗,淡而有神。根据不同题材,既可古朴典雅,又可鲜丽浓艳,能满足不同的需要。

  然而好景不长,风靡一时的釉下五彩瓷因为兵火于1930年前后基本停止了生产。直至1956年国务院批准成立醴陵瓷业总公司,拔款800万元建成醴陵窑,恢复并扩大了釉下五彩瓷的生产。1958年又成立醴陵瓷器公司艺术瓷厂,成为全国最具规模的釉下五彩瓷的生产厂家。

  数十年来,醴陵瓷厂承担了为党和国家领导人、中央机关烧制瓷器的任务,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醴陵窑历经几千年的历史,饱含了民窑文化、釉下五彩陶瓷文化、官窑文化、红色文化、湖湘文化、中华文化……多种文化的融合,延续了醴陵陶瓷的生命,为醴陵陶瓷增添了独特的韵味。

  醴陵陶瓷自其诞生以来,一直以民窑产物的形式出现,多股单一的民窑文化使得醴陵陶瓷在我国滚滚历史长河中生生不息。1913年,湖南瓷业公司成为官商合资的企业,醴陵陶瓷逐渐开始成为带有“半官窑”性质的产品。民窑文化与官窑文化开始在醴陵产生交集。而此时釉下五彩瓷的出现,进一步推动了醴陵陶瓷文化的丰富化、多样性,也是醴陵陶瓷正式成为官窑文化一部分的关键因素。

  此后,“毛瓷”和国家礼品瓷、国家陈设瓷相继出现,醴陵陶瓷具有浓烈政治色彩的辉煌经历和无可比拟的崇高地位,增添了其神秘感和神圣感,同时也被赋予了具有中国特色的、蕴含着丰富的革命精神和厚重的历史文化内涵的红色文化。醴陵陶瓷被称为当代“官窑”“国瓷”。

  醴陵陶瓷从开创到兴盛,到衰败,再到恢复,离不开中华文化、湖湘文化赋予醴陵人自强不息、经世致用、敢为人先的精神,同时也在科技、艺术等方面为湖湘文化、中华文化增添了无穷的魅力。

  也正是这民窑文化、釉下五彩陶瓷文化、官窑文化、红色文化、湖湘文化、中华文化等等文化细流的涓涓不息,才汇成了醴陵陶瓷文化的波澜壮阔,才成就了今天的醴陵陶瓷。

  厚重的历史、浓郁的文化赋予了醴陵人延续陶瓷经典、拓展陶瓷魅力的使命。于2006年在原醴陵窑基础上成立的醴陵市红玉红瓷陶瓷研究中心,在醴陵人易查理的带领下,正在接受这一使命的挑战,而珐琅彩就是这一挑战的成果之一。

  珐琅彩是康熙晚期受从欧洲进口的铜胎画珐琅影响而新创的一种瓷器釉上彩装饰技法,亦称瓷胎画珐琅。雍正6年(1728年)以前需从欧洲进口珐琅料,从雍正6年开始,清宫造办处已能自炼珐琅料,而且色彩种类超过进口料。

  自诞生之时起,珐琅彩瓷的制作就不同于其他瓷器。清代所有瓷器都在景德镇烧制,唯有珐琅彩是在问世之初就由皇帝直接干预,选取景德镇御窑厂烧制的上好白瓷素胎,经宫廷画师出具样稿、绘画、填彩等工序之后,将其放入宫内窑炉由皇宫内“造办处”烧制,生产过程受皇室亲自监控及严谨审查。珐琅彩细润的瓷胎、精致的画工、明艳的色彩,尽显皇室雍容华贵的风采:瓷、画、料都带着皇家气派,成为专供皇室御赏极名贵的一种宫廷御用瓷。

  珐琅彩瓷器主要烧造于清代康熙、雍正、乾隆时期,当时产量不多,长期秘藏于宫中,是“庶民弗得一窥”的御用品。因其宫廷御用品的特殊身份,制作极度费工,有着不计成本制作的“底气”,极少流入民间,这种专供帝王和宫廷贵人赏玩的珐琅,乾隆以后就逐渐销声匿迹了。所以,在历代瓷器中,珐琅彩瓷造价最贵,艺术水平最高,被誉为官窑中的“官窑”。目前存世约400余件,且绝大多数都收藏于故宫博物院。其工艺之精巧细致、装饰之华美瑰丽,是其他陶瓷品种所难以企及的。

  珐琅彩瓷器不仅“物以稀为贵”,其内在的文化内涵与价值,也深刻体现了清康熙、雍正、乾隆时期的中国制瓷工艺,反映了那个时代中外文化交流和中国瓷器艺术制作的辉煌成就。著名古瓷专家叶佩兰女士对瓷胎珐琅彩做过如下评价“宫廷秘藏,制作不易,传世极少,难以估量其价格”。 2005年10月香港苏富比拍卖的御制珐琅彩“古月轩”题诗花石锦鸡图双耳瓶,为乾隆珐琅彩精品,在香港拍卖时以1.15亿港元成交。1975年,此件瓷瓶曾在伦敦佳士德拍卖过,当时的成交价1.6万英镑,30年的时间,价格翻了515倍。珐琅彩瓷的艺术价值及收藏价值正不断升高。

  过去难以企及的珐琅彩瓷器,与醴陵陶瓷并没有过多的关系,给人们留下的印象也更多的是存在于博物馆中的情形。而如今,因为易查理,因为红玉红瓷,珐琅彩瓷与醴陵陶瓷结下了难以割舍的缘分,也使得珐琅彩瓷有了“飞入寻常百姓家”的可能。醴陵市红玉红瓷陶瓷研究中心也成为了我国唯一一家能够专业生产珐琅彩瓷的企业,与其旗下品牌“平为福”共同打造现代陶瓷艺术的珍品。

  如果说醴陵釉下五彩瓷是小家碧玉,那么,珐琅彩就是大家闺秀。在瓷城醴陵,有太多的人知道釉下五彩瓷,有那么一部分人愿意为传承这一传统工艺而努力。而在中国,皇家专用的珐琅彩瓷,因为罕见、稀少而无人能及。以醴陵为基地,让历史上顶尖级宫廷陶瓷艺术和当代国瓷极品相结合,创新工艺,将历史与现实相结合,为醴陵陶瓷文化注入鲜活的生命,让珐琅彩瓷带着醴陵陶瓷的烙印走向世界,这无疑是绝妙的选择。珐琅彩能从深宫走向民间,从故宫再回到故宫的历程也从另一种角度契合了醴陵陶瓷文化多元融合、生机勃勃、包罗万象、吐故纳新这一最核心的内涵。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银河总站



页面版权所有 © 2016 银河总站 工厂/公司地址:广州市广从一路龙归路段永兴工业区

电话:020-87470526、87470285 传真:020-87470261 E-mail:yihua@yihua-gz.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