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总站
当前页面:首页 >新闻中心新闻中心

75年前草原敖包祭:摔跤手穿钉有铜泡钉的摔跤服

  编者按:本报在7月12日四版发表的《策“马”四千里只为与敖包相会》一文,描述了本报记者今年在苏尼特草原参加祭祀敖包与那达慕大会的过程。为让读者更详细地了解苏尼特草原的敖包文化,我们在这里再刊发一篇75年前清华大学外籍教授欧库哈特的旧文。这是一位外国人在苏尼特右旗参加一次敖包祭祀的亲身体验。

  正如苏尼特右旗旗长、锡林郭勒盟盟长德王所说的,我所要描述的这次敖包祭祀乃是特别盛大的一次。

  祭祀的前一天,周围的王公贵族们就从四面八方赶来了。当天晚上德王宴请客人德王把马奶酒敬给每一个客人。他告诉我喝太多的马奶酒对胃不好,但是另一方面它可增加一个人的爱的力量。在享用晚宴的同时还可以欣赏到德王的乐队弹奏的蒙古特有的弦乐。那琴是镀金的,琴的卷颈上雕有一颗绿色的马头,只有一弦,琴弓子是用马尾鬃做的。它可以奏出圆润的低音。所奏的曲子并不似中式而是俄罗斯的调子,音阶也不似中式的五音,而像西方的半音。这些乐器中没有一种是协奏乐器。

  敖包祭祀在次日凌晨举行。在王宫西北大约三四里以外的一片突起的草场上坐落着苏尼特旗的大敖包,它是一座相当完美的小山。它的曲线相当完美。若不是由于它的高度,人们会以为它是人造的。它是方圆几十里的路标,也包括北部200里的塔木沁大草原。仿佛它己经消失在这片戈壁中而最后又点亮了这片戈壁。事实上它是你进入蒙古的最后一个山头。它的位置和形状使它几百年来自然而然地成为圣山。敖包就在这座山的山顶上。

  最有趣的要数敖包的形状。它的前面摆放着古代和现代的各式武器,这好像具有某种象征意义。它的根基呈斗篷状,其顶部有头盔状物,前面有防御物,在它的边上还有各式的臂状物。前面是两把剑,侧面是两支枪,后面是弓箭。苏尼特的大敖包中间是带有佛像的铁柱子,就像蒙古抵御纯自然力量的神灵。它相当简单,但是无论如何它是人们崇拜山神的最自然的表现。

  毫无疑问,这座山在教传入之前就早已存在了,敖包本身也已经具有相当长的历史了。敖包前面摆放着献给神灵的羊。在等候王公到来的时候,们敲起鼓,打着镲,吹着号角和海螺。

  大约8点钟,德王和他的随从们骑着马来到草场上。德王骑着一匹白马,带着他的大儿子和旗里的官员。他的身后跟着两排身着长袍、打着黄旗的士兵。当德王到达敖包前时,贵族们和家臣过来迎接他,在他的马前面磕头。他走到敖包前面,和他的随从们在垫子上跪下来,向敖包磕头敬礼。他的两侧是他的两个儿子。他的小儿子才4岁,打扮得像个小,他已经进了庙,以后将成为这座寺庙的主持,是个重要人物。德王还参加了诵经活动。整个祭祀活动就像其他祭祀活动一样慢慢地进入了高潮。

  接下来是祈求者为牲畜祈福,但并不是为那些作为牺牲的牲畜祈求福分,而是为那些幸运的牲畜求福分。打上印记以后,这些幸运的牲畜被放回畜群中,任何人不得骑用或宰杀。仪式的最后一部分是人们绕着敖包走几圈。每个人绕着敖包走的时候要念念有词,并向敖包鞠躬。在围着敖包走的人当中有几个头扎彩带、身着特殊服饰的男孩子。他们是参加敖包祭祀后举行的赛马的小骑手。们根据人们的请求为他们祈福。

  等所有人都绕着敖包走了几圈并念念有词地祈祷之后,人们就下山来参加各种各样的比赛和游戏,于是活动就进入了下一个部分。

  蒙古的赛马和德拜(英国中部城市)的赛马会不一样。如果没有看到开头,那么一直到结束你都不会明白其中的道理。这些小男孩穿着缝有毡子垫的长裤骑光背马,骑到10里以外的目的地,这场比赛是看谁先返回。通常获得胜利的马会获得大量奖金,尽管在这样的祭祀仪式上奖金一般都敬献给德王,除非德王自己养的马获得胜利。所有的大的马群所有者都要选出马参加比赛。因为我没有看到赌马,所以我不知道有没有赌马。但是如果有的话应该是很不错的交易。

  赛马自然需要很长时间。这段时间人们各自散去,探望朋友,享用美餐。山脚下有几个大营地,所有的王公贵族、和重要人物都支起他们的帐篷。我们将在其中的一个帐篷享用我们的羊肉宴。

  大约到了赛马快返回的时候,宴会也快结束了。每匹马到了之后,德王都送给骑手一条彩带,骑手将它缠在马身上,然后离开。他们尽管是很结实的小伙子,但也累得筋疲力尽。这也不奇怪,他们骑光背马跑了20多里。

  接下来的项目是德王、他的臣下和周边的王公比赛射箭。尽管弓箭不是很常用了,但是德王仍是神箭手。射箭是古典六艺之一。六艺还包括礼、乐、艺、御和算术。敖包祭祀中有固定的礼节要遵守,还有音乐,德王展示了射箭的技能,骑马也显示了蒙古人的驾驭能力,只有算术在露天的活动中无法体现。

  一天中最精彩的部分要数冠军和军营冠军的摔跤比赛了。这种力量较量似乎有种宗教意义,因为大和德王都从头到尾地观看比赛,而且还有乐队奏乐。这时背对着太阳搭起两座帐篷,德王和他的蒙古朋友以及官员们坐在其中一个帐篷中,而外国客人则坐在另一个帐篷中。其余的人在外面坐成圈观看比赛。这其中有许多人是因为力气大而远近闻名的。在所有这样的比赛中都是十分强调力量,而且有些夸张的感觉。摔跤手身着钉有铜泡钉的摔跤服,这样看起来摔跤手的肩膀要比实际的宽得多。他们还穿着特别装饰的裤子和厚重的靴子。他们的摔跤和我们平时讲的摔跤有所不同。像这样的大型活动中,摔跤场里一般有两对或三对摔跤手同时比赛,每一方的冠军走上场来先来到王公们所坐的帐篷前面跳舞,脚抬得很高,昂首腾越就像雄狮一样,并发出激越的叫声。他们将手举过头顶交叉起来相互鞠躬。一个回合时间并不是很长。摔跤手抓住对手的胳膊,努力将他摔倒在地,踢他裹在靴子里面的腿,被摔倒在地的一方就算输。获胜者走到大面前得到一大把花生,他拿出一粒扔向天空,其余的分给坐在后面的同行们。这比赛有一点不足,就是由于摔跤手太多,比赛时间很长,所有摔跤手比赛完毕大约需要3个小时。

  我想尽我所能介绍些有关敖包祭祀的事情。我所描述的乃是比较大的一次。我所见到的其他敖包祭祀就没有这么盛大,但都遵循相同的程序:先祭敖包,然后是赛马,之后是摔跤比赛。除非亲眼见到这种壮观的场面,否则其中闪光之处是难以言表的。

  (据欧库哈特原文节选,刘迪南译,陈岗龙校译,标题为编者所加。译者注:作者欧库哈特当时任清华大学英国文学外籍教授,1935年受德王邀请到苏尼特右旗旅行,参加敖包祭祀活动,写成了这篇文章。对今天我们研究敖包和相关民俗来说,这是一篇难得的民俗学材料。)


银河总站



页面版权所有 © 2016 银河总站 工厂/公司地址:广州市广从一路龙归路段永兴工业区

电话:020-87470526、87470285 传真:020-87470261 E-mail:yihua@yihua-gz.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