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总站
当前页面:首页 >新闻中心新闻中心

“透明”新规引发“反铅战”

  自共和党人Scott Pruitt出任美国环境保护署(EPA)署长以来,围绕其的质疑声从未消退。

  作为传统油气产业的坚定支持者,Pruitt以坚决反对美国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遏制气候变化的努力而著称。他质疑气候变化的科学性,鲜明的反环保立场让人印象深刻。

  如今,在他的推动下,EPA又将推行一项全新的政策,而这将会对其所谓的“秘密科学”发起猛烈的攻击。

  2018年4月24日,Pruitt提出了一项科学“透明”的新规定,计划禁止监管者考虑那些未将基础数据公开的研究,除非基础数据“以充分独立验证的方式公开提供”。

  “在EPA,秘密科学的时代正在终结。”Pruitt指出,这一提案旨在提高透明度,并确保该机构所依赖的研究能够被其他人所复制。然而,研究人员和科学倡导者坚持认为,新规定不过是意图限制EPA的科学研究,并阻止新的健康和环境法规生效的“诡计”。

  在该提案在网上公布及最终确定之前,必须要经过30天的公众评议期。4月23日,近千名科学家签署了一份信函,敦促Pruitt放弃提案中的规则变更。在他们看来,这可能从根本上改变EPA的运作方式,包括该机构如何使用公共卫生研究成果。

  研究人员经常发布有限的数据集,其中包含他们发表在同行评议期刊上的关于暴露水平和健康结果的信息。科学家们表示,EPA提出的新规定可能会设定更高的标准,要求公布更多的原始数据,其前提是该机构在监管决策中会采用相关研究。

  几十年来,很多难以对外公开机密健康信息的研究一直备受一些业界团体和美国国会共和党议员的攻击。他们认为,保密性遮掩了这些研究中的缺陷。不过,该提案的批评者则认为,这只是为一个陈旧且在很大程度上名誉扫地的论点披上一件“新衣”罢了。

  新规定的提出,让不少健康倡导者感到担忧。他们认为,如果这一规定最终被确定下来,可能会阻止EPA考虑许多证明铅对人体构成威胁的研究。“这是针对铅发动的战争。”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健康项目负责人Erik Olson表示。

  如今,EPA正致力于改写铅在灰尘、涂料和饮用水中的标准。目前尚不清楚拟议中的“透明”新规定是否能及时落实到铅标准的改写中,但它仍可在未来有关铅污染超级基金场址(Superfund sites)的决策以及空气铅含量标准每五年一次的更新中发挥作用。

  铅是一种强力的神经毒素,对儿童尤其有害。长期接触会损害大脑发育,损伤肌肉协调,并影响神经系统、肾脏和听觉。

  但是,关于铅的健康影响的大部分研究已有数十年历史,并且涉及研究血液中铅含量极高的儿童。倡导者们指出,独立验证这些研究是不道德也是不可能的,因为这需要让孩子接触到比他们目前所接触的剂量更高的毒素。

  “如果这是回顾性调查,那将是一场灾难。”曾就职于EPA、现在在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负责水与健康项目的Ronnie Levin坦言。

  位于加拿大温哥华的西蒙弗雷泽大学研究员Bruce Lanphear曾在20世纪90年代撰写过许多关于铅的研究报告,他称新规定是“疯狂的”。“如果这是有追溯效力的,那显然是试图通过否定绝大多数的研究从而减少监管。”

  EPA对此并未做出回应,但Pruitt已经将降低铅风险列为2018年EPA的首要任务,并且他多次告诉国会,他希望发动一场“反铅战”。

  这项提案要求公众权衡是否应该将更早的研究纳入考虑范围,以及是否应该免除某些类型的规定。

  不过,即使“透明”新规定将更早的研究考虑在内,不少人仍对于该规定中提出的数据共享要求产生了疑问,即有多少研究人员能够遵守。

  关于铅的流行病学研究往往依赖于个人数据,研究人员可能不愿意与公众分享,或者根据美国健康保险流通和责任法案(HIPAA)可能会禁止共享。

  EPA在其提案中要求就如何实施最终的新规进行评论,该规定将“符合保护研究参与者的隐私和机密性的法定要求”。

  Lanphear表示,表面上,提高数据透明度并没有什么不对。比如,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就要求获得50万美元以上经费的科研人员与该机构共享数据。

  但Lanphear指出,研究人员知道,他们需要留出时间和资金来审核数据,并剔除与研究课题无关的信息。而相比之下,EPA的提议相当于一个针对多项研究的没有资金支持的任务。

  他还表示,他对EPA的意图持怀疑态度,部分原因在于该机构没有考虑要求化工企业达到类似的透明度,例如,通过科学证明杀虫剂是可以安全使用的。

  “在一个不那么疯狂的世界里,数据共享并没有任何问题。”他说,“事实上,在我看来,这背后的意图是要把系统搞得一团糟,这样你既不能制定新的规定,又不得不撤销旧的规定。”

  拟议的新规定不仅有可能基于EPA的考虑从而删除某些研究,还有可能消除该机构用来确定儿童铅暴露的计算机模型。

  由EPA提出的儿童在铅中的综合暴露吸收和生物动力学(IEUK)模型,是专门用于评估儿童血铅风险的模型。该模型既可用于预测儿童(7岁以下)暴露于含铅的土壤、灰尘、空气、食物、饮用水和其他污染源时的血铅浓度,又可预测儿童暴露在含一定量铅的环境中铅中毒的可能性,还可以预测土壤、空气和水中的铅去除水平,以使儿童安全生活。这种模型在进行铅暴露评估以及制定干预、防治或补救措施中非常有用。

  IEUK计算机模型同时集成了多项研究,如果任何单独的研究不符合规定,那么整个模型就可能会被否定,EPA铅涂料项目前分支机构主管Doreen Cantor Paster警告道。

  “对于EPA在铅方面所做的事情来说,这些模型至关重要。”Paster表示。不过,“如果任何给定步骤的研究都被排除在外”,那么整个模型将被“中断”。

  虽然那些研究铅对健康影响的研究人员可能愿意遵守新的标准,允许EPA使用他们的数据,但对于那些在其他领域(如行为科学)工作的研究人员来说, 情况可能并非如此,Betsy Southerland指出。2017年,担任EPA水利厅科技处主任的Southerland在面对特朗普政府和新任署长Pruitt发布的严苛环保政策时,毅然选择了辞职。

  来自其他国家或者其他领域的研究人员可能不知道EPA的新要求,而且“研究人员不需要依赖EPA来应用他们的科学研究,因为他们不想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她补充道。

  几年前,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降低了血液中铅浓度的“参考水平”,即认为超过5微克每分升就应该引起重视。随后,美国住房与城市发展部(HUD)重新修订了其在公共住房中的铅涂料规定,使其符合CDC的建议。

  然而EPA仍在努力跟进。该机构正努力修改其在私人住宅中使用铅涂料的标准,目前这一标准尚未提出。在Paster看来,如果科学“透明”新规首先被确定下来,那么EPA和HUD可能会依靠完全不同的数据来规范同一种铅暴露。

  尽管“秘密科学”听起来很可笑,但是科学正在不断受到侵犯的事实已不容忽视。■


银河总站



页面版权所有 © 2016 银河总站 工厂/公司地址:广州市广从一路龙归路段永兴工业区

电话:020-87470526、87470285 传真:020-87470261 E-mail:yihua@yihua-gz.com   网站地图